您的位置:通辽新闻网 > 热门人物 > >

鲜血染红额德淖尔 - 包牤牛

时间:2019-05-26 08:23  来源:未知

 

鲜血染红额德淖尔 - 包牤牛

包牤牛,蒙古族,原名华楞道尔吉。1921年,出生在科尔沁左翼后旗散都苏木草甘屯的一个贫农家庭。父亲包英阿是老实厚道的农民,靠给地主扛活维持家庭生活。包牤牛从小有正义感,胆大心细,身体长的结实,邻里们很喜欢他,就称他为“小牤牛”。长大以后,连上他家的姓就称为“包牤牛”了。包牤牛的家境虽贫,10岁那年,还是被父亲送到本屯私塾就读。13岁时,为生活所迫全家迁到窑艾里屯。从此,年幼的包牤牛辍学务农,跟随父亲给地主干活。1939年,包牤牛被伪旗公署强征国兵,受尽折磨和苦难,2年后才返乡务农。包牤牛一家也像千千万万贫困农民一样,在日伪的统治下,尽管全家拼死拼活的干,还是过着衣不遮体、食不饱腹的穷日子。

1945年秋,东科后旗光复。11月,旗组建保卫地方治安、围剿土匪、稽查坏人、维持**治安的骑兵独立中队。这时,包牤牛新婚不久。他说服了父母和妻子,参加了旗独立中队。翌年2月,在中共辽西省委工作团和东蒙自治军司令员阿思根领导下,将东科后旗维持大队和独立中队改编为东蒙自治军二师六团(后改为十二团)。包牤牛在四连二排当机枪手。他在战斗中表现勇敢,不怕死,于12月被提升为二排排长。

1947年1月,包牤牛同战友们一道参加了舍伯吐腰忙哈战斗。5月,又参加了哈拉乌苏庙(今乌兰敖道)追歼战。经过大小数十次战斗,包牤牛的**觉悟有了很大提高,革命意志更加坚强。6月7日,对解放东科后旗全境具有决定性意义的额德淖尔战斗打响了。骑兵十二团4个连250多人,会同辽吉一分区3个团的兵力,向盘踞在浩坦苏木额德淖尔一带的国民党东蒙旗保安骑兵独立支队即包善一和苏和巴特尔带领的2000多匪兵发起进攻。

骑兵十二团,是由东科后旗各族人民的优秀子弟组成的部队。从1946年9月战略北撤以后,他们在东科中旗及通辽等地转战打游击,有力地打击了国民党**派。他们打回家乡后,目睹了家乡被国民党军队占领后,地主还乡团进行反攻倒算,杀害区、村干部和军属,抢掠百姓的罪行,他们决心解放家乡,拯救父老乡亲,杀敌立功,向敌人讨还血债。

1947年6月7日拂晓前,十二团火速到达阵地,指挥部设在额德淖尔屯西北的坨子上。一连把住西面,二连、四连迎向敌军正面,三连安排在东端,在村北大坨子100米处,朝屯里架机枪准备进攻。当包牤牛发现屯南甸子上敌军的一群骑马正在吃草时,就先用机枪点射打死了几匹,使马群惊散,以诱敌军出穴。枪声一响,敌人如梦初醒,慌作一团,有的径直跑向马群,有的开枪反抗。这时,包牤牛抓住战机向敌群猛烈射击,一颗颗仇恨的子弹飞向敌人,打得敌人抱头鼠窜。

此时,东面各村的敌人也向这里移动,一部分敌军爬上东北面的制高点,双方枪声密集,子弹呼啸,战斗异常激烈。加之刮起六、七级西南风,沙土飞扬,使人抬不起头,睁不开眼睛。这时,配合作战的兄弟部队尚未到达,指挥部根据敌众我寡,又两面受敌的情况,认为强攻对我不利,遂决定主动撤退。在这紧要关头,包牤牛坚守在阵地上,不断排除风沙所致的机枪故障,打退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他把生死置之度外,虽然身中数弹,仍像铁人一般牢牢地把住机枪,保证了全团的安全撤退。狡猾凶残的敌人,乘他的机枪再次发生故障之际,一窝蜂似地朝包牤牛扑来。包牤牛临死不惧,忍着剧痛,将机枪拆得七零八落,把主要部件埋到沙坑里… …敌人罪恶的子弹夺去了包牤牛的生命,包牤牛为东科后旗人民和全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1948年,东科后旗人民政府为了纪念烈士,将建博王府和广福寺大庙烧砖窑的窑艾里屯更名为包牤牛屯。

如今,为提高广大党员,特别是农牧民党员的素质,感受革命先辈们在开辟红色热土,不怕牺牲、顽强拼搏的英雄气概,感受民族精神的时代内涵,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深入开展革命传统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吉尔嘎朗镇党委、政府在包牤牛嘎查设立了红色教育基地。(供稿人:萨其拉)